-阿瓜/林木森
-斐波那契数列#51961

-沉迷游戏没空画画
© 不用不CD
Powered by LOFTER
  2018-12-13 8  
  2018-12-13 13  
  2018-08-12 9  
  2018-04-17  
  2018-03-03  
  2018-02-28  
  2018-02-28 13  
  2018-01-29  

突然闪现没有什么屁事

最近过得很开心,可能沉迷游戏就是这么开心吧。有点接近于逃避现实回避社交地沉迷在游戏里了。有的时候明明已经玩得想吐了还是不想出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回过神来感觉亏欠了很多人…很多的承诺和期待都在不知不觉中被我忽视了,对自己越来越失望,越来越无颜面对他人,越来越想逃避社交。我大概本来就是脑子不够好的那种类型,几乎没有办法同时做两件事情…甚至玩单机的时候也会变得完全没法听见边上的人在说什么。一旦投入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信息也好时间也好,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从现实中脱离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好久没画画了都快忘记自己以前在干什么😟自暴自弃,可能毕设和论文也有点加剧了想逃避的心情。难以言喻的感觉在不停的堆积,对某些事情感到不满,更加多的沉迷游戏让自己放弃思考。 玩了个有趣的游戏叫doki doki literature club想到以前老朋友推荐的totono,玩的很开心虽然玩完以后情绪陷入了微妙糟糕的状态(。然后又接着玩firewatch,这个游戏营造的的孤独感有点令人窒息…毫无意识就玩到凌晨两点,一个人去地下室洗澡的时候脑子里还有点不清不楚的做了一大堆了奇奇怪怪的梦活着好有意思…也许吧   2017-11-04 2  
  2017-04-04 13  
  2017-03-23 2  
我恐惧。 我有那么多喜欢的歌和那么多喜欢的句子,可是没有适合说与的人。从前没有,如今没有,往后亦然。 好可惜啊…那么温柔的曲子,我也只能怀着相反的感情去欣赏了吧…   2017-03-20 2  
  2017-03-08 2  
  2017-03-08 4  
  2017-03-05 15  
  2017-03-05 9  
把the beginner's guide看了这游戏简直写进我心里…未免太棒😭   2017-03-03  
  2017-03-02 20  
  2017-03-01 1  
  2017-02-26  
  2017-02-23 14  
哇,突然就,觉得好难过人真是可以莫名其妙到这种地步的生物吗,吗,吗??什么都没发生就觉得难过,所以,也就是说,是有什么积攒已久的东西吗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成熟的人不会这样吧,所以果然还是没有成长…真是令人气馁的结论不,根本不需要这么具体的理由…就是难过而已 然后突然发现一件事,感觉真的是,害怕被人喜欢的感觉,所以也不会去喜欢上别人,甚至表达一般程度以上的善意都变得困难。因为,因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做到这种事,也是吃惊…到底是有多破罐破摔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呢不可控的事情都好烦,烦,烦…可是最不可控的到底是我的情绪还是周遭的事情呢我到现在也没搞清 好羡慕那些一直在思考在煎熬在纠结自己存在意义的人,至少没有放弃思考,至少思考就会有结果,思考,思考,思考真的很美妙…认真的思考而不是故作姿态…那样的人真的充满了魅力,那种人的话哪怕天天说着不明所以的话做着自顾自的事情我仿佛都可以容忍和欣赏…羡慕真是可怕的情绪…羡慕他人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缺陷就变得无所遁形,却又不知如何填补,太可怕了 啊好难过,可是找不到从何而起,难道是因为今天没吃番茄吗,还是没喝菠菜汤…如果真的是这个理由未免太好笑了点最奇怪的还是明明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这样却又没有在日记里写而是写到了lof里,我果然还是没能做到自己期望的样子…说得也是啦毕竟我早就放弃做个完美的人了,因为根本做不到啊活了二十年才发现已经太迟了,世上根本不会有完美的东西,从来没有也不会有 啊好烦感觉到处都是空洞却填不上,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要从容要稳定要优雅,要给自己留余地要轻松有趣…也不算强求自己可是为什么无法避免情绪波动,已经无计可施了啊再下调要求的话就突破自己的底线了…为什么这么难过为什么想要拒绝为什么烦躁为什么迷茫为什么没办法…人真的是从来都只会用自己都不信的谎话来安慰别人,也曾经期待过别人用相同的谎言来安慰自己呢…啊不行了…烦死,真的烦死 很想,非常想,强烈的想结束点什么,可是根本没什么能收尾的东西,半吊子,半吊子,半吊子到无法忍受听不懂的话会成百上千次地听,通俗易懂的话不敢听,逃避逃避逃避自欺欺人,甚至连负面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印花,和正面一样的平淡如水平庸至极…像一个哑炮,哦嚯   2017-02-23 44  
  2017-02-20  

习惯

我说要不要再做个蔬菜啊,她说要要要。吃菠菜吗?吃吃吃! 我就洗菜,洗完菜我说我不会做。她说没事我教你。热锅放菜油,蔬菜用菜油好吃!她趴在桌上伸懒腰,像一只懒散的猫。 我就拿起那个圆肚子油壶问她倒多少油?你看呢。她笑嘻嘻的。多就多点,少就少点。炒到一半我说要放生抽吗?要。放多少?她就笑。好我知道了。 后来做菜我经常忍不住说,放多少油,放多少盐,放多少酱。然后自问自答,多就多点,少就少点。   2017-02-16 13  

旧友

七年没见,我们在他家聊得口干舌燥,喝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他很久之前曾给我看过的他强行和他的狗挤在我现在坐着的沙发上一起拍的照片。 “来福呢?”“送我妈那儿养去了。” 他漫不经心地掐了烟,两手在裤腿上抹了几把,弯腰从桌肚里小心地拖出那个用布盖着的箱子。布上有一层灰,他挑挑眉把布卷起来放在一边。我说你这是?他说你猜猜看。我翻了个白眼,他撇着八字眉笑得特别难看,郑重其事地开他的箱子,搭扣的声音啪啪响。他的宝贝萨克斯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我悄悄地看他的脸,却看到他冷淡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看到老情人会很怀念。”我是想逗逗他的,没想到他也不反驳,只是瞟了我一眼,低头装他的管。他装得很快,熟练得就像每天都在重复这些动作。然后他起身靠在门框边,阳光漏过他的肩,我觉得他怀里的管亮得晃眼。我说好吧,请开始你的表演。他又露出那种意味不明的笑,闭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呼出第一个音的那一刻,我突然知道我错了。他吹完了这仿佛融化在午后暖阳温度中的一曲,颓然地摁着键子出神,像个无助的孩子。 我想起年少时他说只有他的狗天天趴着听他练习,又想起他母亲早在我们相隔两地前就走了。而他吹了他曾经最讨厌的《回家》。 我想说你别哭,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哭吧,还能怎么办呢。   2017-02-16 1  

于是我决定为了那一闪而过的光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放弃我剩余的一切,只为了与它接近一点,再一点。哪怕所有人都觉得不值。我笑着说值不值是我决定的,这也不是值不值的问题。 然后当后悔开始萌芽,我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土里,对它视而不见,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自己,告诉自己如果不坚持那岂不是把一切都变得廉价。从那时开始就已经什么都不对了。 其实我所拥有的一切也好,能放弃的一切也罢。本就都一文不值。 最后我被后悔淹没,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我依旧不愿意承认心中的骚动是所谓的后悔,顽固得仿佛在拿自己开玩笑。殊不知从开始的那一刻自己已经是一个笑话而已了。 我觉得难过起来,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光的样子,也忘记了追寻的理由,甚至忘了放弃的原因。我就这样浪费了一切。我搞砸了。 承认自己搞砸了之后我突然感到释然,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我开始笑自己最终还是走了最不想走的路,做了最不想做的人。仿佛一切都是注定的,挣扎也没有用。 然后我开始随波逐流,意外地发现这样也不错。只是我心里再也没有那道光了。   2017-02-16 7  
  2017-02-15 28  

【重生之国士无双】05.无双。(信云信,强强)

评论写不下…我的天…战斗场面写得太好看了!!回城要不醉不休的信爷真是狂霸酷拽屌,提枪跨马冲锋陷阵的韩将军帅得让人想给他立个雕像😭太帅了太帅了!我和跟在后面的兵一样看呆了😭😭武宁看起来比阿苟聪明好多啊??!!(关注点啊看到我云的旗子我就激动得要昏鼓起(醒醒)赵云和张飞来的时机真是绝妙…后面一段的叙述看得心脏骤停😭传话的内容和韩将军在黄昏中得胜而归的画面穿插得太棒了…你真是个天才…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前一刻画风还是那么杀气腾腾(不对)的韩将军勒马在赵将军身前还给摸脸脸那个画面配上传话的内容还有那句“像猛兽驯服,鬼神颔首”简直…我词穷,画面太美好…我猝死😭然后他俩眉目传情看得我一阵不好意思哦(你韩将军真的好强啊😭大家齐刷刷地扑通齐刷刷地赞不知道信哥心里有没有一点点欣慰呢…这就是你挂在子龙身上的理由吗(x)再感叹一次武宁真是个机灵人啊…(意味深长理所当然地吃穿住用赵云的hhh下了战场以后好俏皮啊两个人都是…聊天可爱极了,没想到你还给刘备的鸟想了个来头哈哈哈!云哥真是喜欢擦枪啊…该说不愧是他吗………喝酒那段大概是他俩差别最大的地方了吧!!特点鲜明…没错我云就是那种安静的看你们发酒疯的类型!!(x)感觉韩将军虽然海量但是喝了酒果然就放开很多啊!!”没大没小的”这句无敌可爱…直男洗澡太好看了(笑死)解发带聊天特别有趣hhh还有那个建庙的话题,子龙的反射弧也是可爱级了啊哈哈…唉他们俩现阶段的关系真是让人舒服啊😭慢慢地加深了解,自然地相处,嬉笑打闹又对对方怀着尊敬的心情…互相仿佛都有那么点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心思?!“给你战神爷爷再加点热水罢”哦信哥真是美滋滋…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觉得让他们两个能这样遇到真是太好了啊😭就很高兴能有一个可以这样累了就让他挂身上喝完酒一起泡澡聊天互相了解又不必设防还完全信任他的人在他身边…最后那一桶井水笑死…这次居然是在欢声笑语中结束?!啊真好…已经说不出话了我😭情敌我爱你?! 汉森Basterd: 05.无双-荆州有将姓韩名信 *信云信,强强 *韩信三国重生文,不可考据史实 前文:01辞旧,02新月,03跟班,04回眸 当阳县城东连荆州,北通襄阳隆中,为南北交通干线必经之地,是役若为曹军所破,荆州难保。勒马军前,胯下黑马不安分的前后跺了几步,韩信倒也神闲自若拍了拍它的侧颈。为防敌军众多而势胜,五千步兵安插一队精弩兵。前军重兵铠甲圆盾,攻则雁行阵利于箭弩破敌,守则圆阵重兵为核心,减纵深而增阵宽。 日头渐胜,韩信危险地眯起眼睫,行军已至两军将交汇处。前不远尘土洋洋洒洒,韩信在白日光下呵一口薄气:“武宁!今晚,回城要不醉不休!”一旁部将武宁,生的是文人书生面孔,持剑看若带丝秀气,但早在军中磨练一身武艺,他见韩信临阵沉稳似久经沙场之大将,附笑回:“好!将军只管杀敌,末将等殿后。” 昨日赵云与他交代过,若来军数千皆为骁骑配置为曹纯,若部将持斧和画戟左右而帅将扛巨刀为夏侯惇。而眼前此人驾马魁梧而立,帅旗大书河间,是为张郃了。 两军相近,曹军人数众多,韩信挥令重兵拓阵于前,弩兵拉弓于一层守兵之后。张郃神色睥睨不怒而威,他暗自考量此人,相貌年轻,缨红长发,未曾听闻此将领。河间帅旗一挥,曹军雄虎之势拔剑而前。 重军行进,刀枪与铁盾相抵迸溅,一道军墙渐有风雨飘摇之势。韩信眉头蹙起,神如鹰鹫,按兵只待顷刻,“放箭!”重兵军队借此势推进,第二波弩箭接连而上。倏然,中军轻兵随韩信从守兵线中杀出,两军兵戈声遍野。敌军弓弩上前,战场乱箭纷飞,数千人交战,嘶吼和哀嚎声具起。韩信于前一柄龙枪扫去飞箭,枪尖挑翻骑兵落马,一夹胯下快马驰骋。踏进水滩,溅起的泥水都是猩红,枪刃在韩信手下削铁如泥,破穿铠甲,割戮头颅快如雷电。他背后似有神,警觉反手枪尾击昏敌人。马上的将军杀红了眼,无人可近其身。众兵见韩信一人横扫沙场的气势,一个个直了眼,浑浑然只记得抱着枪跟着将军而前。韩信嗓音沙哑,嘶吼一声。平地惊雷的,往军里震开。步兵这才回醒,一股脑儿地握紧兵器冲锋向前,回应的杀声四起,响彻山河。 箭光将息,重兵守军健在不少,疏松间仍成一道防线,沙场混战,帅旗飘扬。张郃一柄断魂枪横冲直撞朝韩信而来,韩信挥枪相抵电光火石间迎上前去。二人枪法各异,张郃未破韩信之枪势,韩信也只得少数刮过其铠甲的破绽。数十回合下去,两边的气焰谁也不曾输给谁。战场成了韩信刻在骨子里的天性,他暗自排遣,这两世为武将,杀敌舞枪的动作与誓死而战的血性都成了本能。 “年纪轻轻!沙场统兵!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姓韩,单名一个信字!” “在下河间张郃,领教了!” 话语间两枪相碰,又是一轮厮杀较量。而曹军兵数众多,这样耗下去,迟早重兵防线溃散,只待友军围攻,才能击退敌军。守到友军相汇,韩信这一战才算功成。 正念着,西面一柄大旗书赵,骑兵骁勇而突入敌军。张郃恋战,仍与韩信胶着。东面“张”字帅旗披靡而来,张飞带军与赵韩相围。张郃精神一凛一个回枪提马领军退而团守。喜是关羽带骁骑援军如此快便赶到,由东面杀了曹军措手不及,大削士气。 韩信令正面迎敌的步兵整顿而再起,连追敌军逼其节节败退。 此一战,原本在天下棋盘之外的韩信,成了一匹黑马。在此前赵云就已命人传话四方,敌军退后才从侦兵处得言传: -「荆州一将姓韩名信」; 韩信手握的缰绳都浸了血水,马嚼子泛了白沫,他任黑马一颠一颠地载他归向面前赵旗下的将军。 -「驾马若鹰,枪法如龙,领兵有破竹之势」; 赵云远远的看见韩信向他汇合,披日月辉而胜还的样子。 -「银甲映日,游龙战野,杀敌于首尾不见之间」; 他想他果然没有看错他的韩将军,心里又窜出道不明的情愫,只以为是战到黄昏,归时天色渺然日头西沉让人心安。 -「有若汉初武神再临」; 韩信勒马至赵云身前,扬起烈烈尘风气,龙枪盔甲遍布血污,映得马上将军若红莲灿世。杀神收枪,眼睫火热,意气风发。赵云蓦地伸手相接,恍恍然是欲撇开他额角粘着的发缕。韩信竟敛下眼眸,在马上俯首,任赵云的手抚上他的侧脸。 烈马骁将,温从于另一将领,像猛兽驯服,鬼神颔首。 -「人称之」 -「“国士无双。”」 赵云的指尖摩挲,眼角蕴一抹浅笑,仰头望着他喃喃道。自然而然地,回过神却又有些不可思议。韩信烈火未熄的眼眸与赵云相触,颇有些英雄相惜的情谊,又似乎有莫名的情感只通透了然了瞬间。 此役,敌军退回。这一来,战况中多了个敌方不明底细不可掌控的韩信,总得缓兵再议。 “回城吧。”赵云松懈了一身战意,寒风化春雨似的笑着说与韩信。韩信才从沙场的气息中清醒,长叹一气把赵云的肩头揽个满怀:“回去喝酒!” 往回行几步,愣然看见不曾随刘张整顿回营的步兵队扎在原地。远远地韩信再一向前,步兵齐刷刷跪下,排练好似的“哗”得好大一声响。单膝在前的武宁抱拳:“将军神武。” 寥寥数语,放进众军里成了一锅沸水般的响。 “起!回城吧。” 赵云侧头看韩信面带疲惫的笑是发自内心,退下他的手想让他站稳。韩信的手却往他肩头又用力一攀,他低着头怨道:“你别动。” “我累。” 武宁起身看见赵将军眉目浅笑的,自带春风,莫名其妙且想是喜事连连。 荆州城城分三层,最外护城河宽且深,砖城雄厚,城内繁华。刘备与军师等在城门相迎,赏及各军,还没等韩信自我引见,刘备一扶就侃侃称赞起来。赵云那一番言辞想必是都招呼到了。刘备扣着顶帽子长相还算儒雅,帽子颠起一只小红鸟啾的一声让韩信差点破了功。略表敬仰赵将军之意,投赵云麾下,刘备欣欣然便允了,脸上大写着“仁”、“德”二字。军师诸葛孔明看相倒要比主公更沉稳,虽然面目年轻俊秀,眉宇却是老成。 随后进城拜见刘表,榻上人带病勉强表称赞之意,挥手下令分赏。见城主今日这模样,悬啊。 韩信从头到脚就只一人,轻无行囊,大摇大摆踏进了赵府。茶水喝的赵云的,点心吃的赵云的,衣服换的赵云的,理所当然,厚颜无耻。赵云坐下来又开始磨他那把老枪杆,韩信喝了口热茶,茶叶味清苦后甘,不喜地皱了下眉。“刘玄德。”韩信一句一顿的,“相貌平平,才德平平,言语不温不火,看不出什么大起大落,面上贴了层仁德而已。” 赵云抬眼瞥了一下,倒也不愠:“见此一面,将军就看准了?” “你生气没?” “没有。”龙枪擦成这样亮堂可能是他的命根子,“主公有他善德的一面,我既追随自有己见。” 韩信又抿一口茶皱了下眉,索性盖上杯盖推到一边:“我就试试你的脾性,免得以后刺激到你要取我首级了。” “不会” “为什么头上顶鸟?”韩信突然想起。 赵云与他四目相对,场面无声一时尴尬,惹得韩信暗自揣度是碰了逆鳞。忽然赵云就笑出了声:“不懂。” “大致是主公最潦倒的时候碰上这只鸟,鸟还替他报了信,那之后就一直养着。” 临行去赴宴,在门口赵云忽然想到似的:“养只鸟在头上,还整天愁掉发。” 韩信愣了会儿才明白说的是主公顶鸟,被他突如其来这一句笑到扶门。 宴上众兵将确是不醉不休,几坛陈酒温热下肚一席之间东倒西歪的。韩信自恃酒力好,很猖獗,几张桌席敬个遍,单纯地图个乐呵,顺便把荆州的大小要员都摸着了底。人影稀散时韩信还表现的很清醒,回座见一旁静坐的赵云面上无趣的样子,往那儿一放整一个“清淡”二字,酒肉宴席上一根白玉。后来韩信知道赵云并不是不胜酒力,只是不拒酒也不贪杯,纯粹的不喜欢聚众闹事。 “回去了,早点洗漱休息。”赵云随手一拍韩信脑壳。 “老子还清醒着呢!没大没小的.....”也还是带了点酒味的口气。出门秋高气爽的晚风一吹,人就醒了大半。 “要解酒汤吗?” “不用,老子要泡澡。” 得亏赵府还是有不大不小一个澡池子,要是只给他木桶里简陋洗个澡韩信得浑身不舒畅。浴池连着后院,室内高窗透着后院竹林苍翠,月光就恰好从窗隙流连在水池蒸腾的雾气里。烛火台晃得暖黄,韩信出于礼貌着了一层薄裤踏进池中。这浴池估摸是平日里给家主一人用的,最多瘫下四个人,赵云和韩信两人泡着空间刚好。热水漫浸全身,长发终于得以在水中四散好生清洗。水温刚好,一身的疲惫都给浸泡了去,蒸的人混身酥爽。韩信一副快能作诗的腔调长叹一气,沉沉吐出一句“热水好啊”。对头赵云沉坐水中,双目微垂仰着头。 “你这发带....”韩信倾身向前挪两段就够到他的额头,“洗澡还带着?” “啊”赵云晃了晃神,“忘了。” 韩信手一拉后带发现没解开,赵云倒任他解去手指头懒得弹一下。韩信挪起来点两手并上:“一个发带赵子龙你打三个结?” 赵云困倦不语,而后蓦地嘴角一勾,想到是无双开国将军正趴在沿上给自己解发带。 韩信跟他并着肩头一坐。 “其实我还真不曾想到,后世还能受如此恩待敬重。” “一点分内之事。” “不是说你。” “嗯?我早说过的。汉初大将军韩信,在后世眼里是个战神。” 韩信笑了两声,“少抬举我了。怎么没见也给我盖座兵仙庙。” “也是啊,一介叛臣还妄想后世祭奠了。”韩信自说自话似的接了句。 赵云抬手晃一捧水拍韩信脸上:“回头给你建一个。” 沉默不过几时,让人以为神态要泡成石雕的赵云突然扭头定睛看着韩信,韩信眉头一挑。 “活的挺好的,想什么建庙。”随后他一撑池沿起来,“韩将军还想泡到半夜?” “子龙啊,给你战神爷爷再加点热水罢。”韩信往下一沉咕噜噜在水里吹泡。赵云逐渐意识到这人表面正紧严肃,平日里是个嘴里抹油一等一的不着谱。 他回头看了眼韩信,想起什么来:“将军身材不错。” 韩信仰头打量,眯了眯眼:“你也是。” 他猜赵云要什么时候冒出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都是借了几坛老陈酒了。就像现在赵云提着一桶水,只穿裤衩从后院又走回池边。 “冷井水吧这!”韩信从水池子里冒出头。 “我家,没下人能劳烦再给你烧火热水了。” 赵云好像啧了一声,放下水桶弯下腰,他一靠近,韩信不自觉后仰了一寸。“......头发。”他细细把贴在韩信脸上额上成丝的散发拨开,碰到韩信睫毛,两个人都愣了一刹。 说时迟那时快!赵云一抄手边水桶一扣给韩大爷来了个透心凉。 “赵子龙!” “你大爷!” 要怪只能怪刹那心乱。 和几坛老陈酒吧。 -tbc 鲜衣怒马,我的战神。 (要是韩信单打张郃什么结局,我不懂我不懂疯狂摇头gif。 (对不起,两个直男泡澡,好看吗?   2017-02-11 4  
  2017-02-10 4  
  2017-02-08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