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云]邻居(现pa)

-还是之前的合租设定,和邦良那个一起的

韩信最近有点不那么讨厌买菜了。

依稀记得那天风和日丽,待业青年在沙发上多赖了一会儿才踩好鞋子出门去菜市场。
在菜场被家庭主妇抢先挑走了自己看上的鱼,又被在过道里乱跑的小学生猛踩了一脚,买到了烂心的团菜自己也没发现,最后想起家里葱没了的时候跑遍整个菜场居然都买不到半根了。
老天都和自己对着干,就算是他韩重言也忍不住想要对天大骂三声操你妈。不过话还没骂出口又因为看到住在楼上的女生们从自己身边路过而生生咽了下去。

“哇,香香你看到刚才那个帅哥了吗,居然拎着菜,居家好男人耶!好像是楼下213的?”
“哼,那算什么,玄德也会!”
“噫…秀一脸。”

女孩子们的对话远远的从前面飘过来,韩信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袋子,挑挑眉叹了口气。
真傻,这世上哪有什么好男人,都是特技,是假的,骗人的,duang出来的。

走到家门口摸了摸口袋打算开门,韩信愣住了。
钥匙它,好像被忘在了家里。
手机很适时地响起,来电显示刘老四。
“喂,刘老板啊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那个钥…”
“保姆啊我今天临时有个应酬不回去吃了你和良良吃吧啊。张良电话打不通估计在开会我和你说一声!”
挂断。
韩信冷漠地举起手机,再三思忖终于还是没有往地上砸。

“你没事吧?”
坐在家门口百无聊赖的玩了不知多久手机,头顶突然传来了一把温润的声音。
韩信抬头看向来人,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一头利落的短发,穿着清爽的浅色T恤牛仔衬衫,长相和声音很搭。

今天这么倒霉,这次看起来像是要转运。

“没带钥匙,等室友回来。”他坦然地摊了摊手。
“我住在你们隔壁215,”青年掏出钥匙走到自家门口,指着门温和地笑道,“要不要进来坐着等?”

来了,就是这句。

“那就打扰了。”韩信起身拍拍在地上坐久了有点疼的屁股,拎起挂在门把手上的菜屁颠屁颠跟了过去。

“我叫赵云,你怎么称呼?”青年打开了门,先走了进去,给身后的人拿了双拖鞋。
“韩信。”跟在后面的客人暗自对比着自己和对方的身高。
“韩信,”屋主轻声重复了一下,“随便坐。”
赵云家里看起来有些冷清,打扫得清清爽爽的。韩信四处打量了一下,感觉好像闻到了饭香。

“你一个人住吗?”
“嗯。”赵云打开了屋里的灯,径直往厨房走去,“有的时候朋友会过来吃饭,不过今天不来了。”
韩信觉得饭香不是错觉,而且他还闻到了肉的味道,于是跟着凑了过去。
“做了饭?”
“预约煮饭。”
赵云拔掉了电饭煲的插头,摁开盖子,食物的气味扑面而来。他在电饭锅里加了一个蒸架,咸蛋黄蒸肉饼香得不行。
韩信不由自主的饿了起来,他今天睡了一上午,中午只随便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这会儿闻到这种味道简直是变相的折磨。
“你的室友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赵云拿了饭勺把锅里的饭翻了翻。
“没呢,打电话也还是打不通,估计是在忙。”
“饿了?”
韩信本来还在看手机,听到这个问题忍不住抬眼看向赵云,对方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看着自己。
“嗯。”饿得不行了便老实承认。
“进来坐吧,粗茶淡饭不介意的话一起吃?”

这是个什么展开。
韩信坐在饭桌前看着邻居忙碌的背影,赵云说冰箱里还有蔬菜,他再弄个蔬菜泡个汤很快就开饭了,让韩信稍等。
电饭锅里烧了很多饭,肉饼也很大,一看就不是邻居一个人吃的量,有那么一瞬间韩信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算计好了的,当然他立刻就自己抹消了这个想法。他俩都不认识,算计什么啊算计。
赵云的下饭菜的确很简单,又上了个糖醋青椒和紫菜虾皮汤,加上和米饭一起蒸的肉饼就是全部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很好吃还是因为饿了,第一碗饭吃完之前韩信竟没顾得上开口说半句话,鼓着腮帮子嚼最后一口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试探地看向赵云发现邻居正忍着笑意慢吞吞地吃着东西。
青年一瞬间有些窘迫,但是邻居像是会读心一样起身给他添了一碗饭。
“慢慢吃。”赵云笑了笑,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你每天都自己做饭吗?”这次韩信放慢了速度,总算尝出了点味道,好吃。
“看心情和时间。”
“手艺真好。”
“过奖了。你呢,是每天都做饭吗?”
“啊哈哈,被逼无奈,边学边做。”
“也挺好的,你们那边是合租吧?和朋友一起吃饭还挺开心的。”
“开心是开心…有的时候实在没做好也只能委屈他们都吃下去了。”韩信像是想到了什么,低下头笑了起来,“还好现在比较熟练了。”

赵云洗碗的时候韩信终于打通了张良的电话,小实习生心事重重的语气令人担心,于是善解人意的韩信用刘邦给的明后天的买菜钱帮他叫了个外卖。
坐在陌生的沙发上,听着厨房里洗碗的声音,韩信的内心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本以为是呆在别人家不适应,仔细想想竟然是有些微妙的感到一种平静和安定。
过于安定了反而有些坐立不安。
和这个邻居基本没打过照面,连他是什么时候搬来住的也不清楚,平时也是安安静静的从没感觉到过隔壁有什么噪音,门口更是从不堆垃圾。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机缘巧合,大概也一直不会有什么交集。
他多大了?
是做什么工作的?
什么时候搬来隔壁的?
平时喜欢看什么节目?
喜欢吃哪家外卖?
有没有女朋友?
韩信突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把这些归咎于自己对陌生人的新鲜感和好奇心。

赵云走出厨房时看到韩信正襟危坐的样子觉得有些滑稽,笑笑拿了两杯水过去坐在了韩信边上。
“没事,慢慢等。其实你可以看看电视的。”
“哎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以后都是兄弟,有什么需要就来敲门呀!”
“哈哈哈好,届时有劳了。”
赵云笑得很温和。韩信脑中不禁又冒出一个疑问:他是个对谁都很好的老好人吗?

在他七想八想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张良看起来蔫巴巴的,但还是礼数周全地向赵云道歉又道谢,最后把韩信领回了家。
没多久外卖也来了,实习生的胃口并不怎么好,忧心忡忡地啃完了晚餐。

快半夜的时候刘邦也一身酒气的回来了,破天荒的没给张良找麻烦,赖在沙发上和韩信嚼了半天关于合作伙伴的秘书有多难搞,要是身边有个靠谱的聪明人就好了。酒气和怨气一起吐完以后才摇摇晃晃地回了自己房间。

令韩信觉得意外的是,自己竟没有觉得很烦很困扰。
也许是邻居给自己留下的新鲜感和好心情还没散去,他也一反常态的安静听完了刘邦的长篇大论,等到刘邦起身回房时迫不及待的掏出了手机。
显示屏映出一串号码,临走前问邻居要的。虽然没打算找他,但是看看也觉得有意思。
韩信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忍不住上扬的举动,摇摇头把手机暗灭,卷起绒毯闭眼睡觉。

—————————————————————————

-一点点赵云视角。


赵云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些苦恼电饭锅里的饭怎么办。
一般周五晚上,住在六楼的同事关羽和张飞会来他家蹭饭聊天,不带他们的老板刘备玩儿,因为刘备要陪他女朋友。所以一早他像往常一样淘好了三个人的米,隔天也买好了蔬菜放在冰箱。
但是今天下午突然从合作公司那边来了晚饭的邀请,刘备带了关羽张飞一起去,这下可好,饭多得可以明天继续吃一天了。他边走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喊马超来吃饭,还没掏出手机就看到隔壁家门口坐着一个眼熟的人,门把手上还挂了一袋菜。

“你没事吧?”

评论(20)
热度(125)
© 不用不CD|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