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决定为了那一闪而过的光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放弃我剩余的一切,只为了与它接近一点,再一点。
哪怕所有人都觉得不值。
我笑着说值不值是我决定的,这也不是值不值的问题。

然后当后悔开始萌芽,我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土里,对它视而不见,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自己,告诉自己如果不坚持那岂不是把一切都变得廉价。
从那时开始就已经什么都不对了。

其实我所拥有的一切也好,能放弃的一切也罢。
本就都一文不值。

最后我被后悔淹没,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我依旧不愿意承认心中的骚动是所谓的后悔,顽固得仿佛在拿自己开玩笑。
殊不知从开始的那一刻自己已经是一个笑话而已了。

我觉得难过起来,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光的样子,也忘记了追寻的理由,甚至忘了放弃的原因。
我就这样浪费了一切。
我搞砸了。

承认自己搞砸了之后我突然感到释然,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
我开始笑自己最终还是走了最不想走的路,做了最不想做的人。仿佛一切都是注定的,挣扎也没有用。

然后我开始随波逐流,意外地发现这样也不错。
只是我心里再也没有那道光了。

评论(7)
热度(3)
© 不用不CD|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