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良+信]合租(现pa)

-之前的那个设定,本来是打算画的,但是回学校以后感觉并没有那么多时间orz这几段基本上都是在长途车和路上边构思边写的,笔力不足,很多年没有写过东西了,希望不会太难看
-cp的话其实根本不明显,因为没发展到那边(…)有点标题欺诈啊哈哈…请不要打我
-由于个人喜好,如果能写到后面的话韩信会和别人cp的
-感谢甜心陪我商量称呼问题,现pa称呼太难决择了最后还是喊名字了(。
-以上都ok的话,请多关照


张良在沙发上睡着了。
韩信提着菜进门看到张良的鞋子,家里却没什么动静,猜想张良也许在屋里看书,走近沙发想要瘫一会儿的时候发现对方枕着自己的绒毯睡得一脸安详。
得,不瘫了,做饭去吧。

其实一开始,要让韩信做这买菜做饭的事情,他是拒绝的。
最初和刘邦张良合租时韩信还妄想过能每天蹭蹭饭,然而品学兼优的企业实习生张良连菜刀都没拿过,不要脸的刘老板就更指望不上。三个人一起吃了几周外卖以后,精打细算的实习生终于忍无可忍指出了韩信一次钱也没给的事实。
韩信,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然而没有工作没有钱,下周要交房租了,一分钱都掏不出,没有被室友赶出去真是个奇迹。
吃腻了外卖的小老板响指一打,提议要么韩信三天内找到工作把钱凑出来,要么就在家里当全职保姆做做家务烧烧饭吧,难吃扣钱。
韩信是谁,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曾经的官二代现在的无业游民,他当然不能屈服于这么点问题——
“好主意我选后者。”

好在韩信挺有天分的,至少照着食谱做点简单的家常菜味道还不错,刘老板满意了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他慢吞吞地洗着生菜叶子,干活动静放轻了很多。


刘邦回来的时候韩信正在考虑要不要喊张良醒醒。小老板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
“韩信你杵沙发边上干嘛呢?”
“你小点声会死吗?”
“怎么了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呢做贼似的?”
张良挣扎着翻了个身半坐起来,眼睛半开半闭的,一副睡糊涂了的样子。
“……嗯?几点了…?”
“六点半,可以吃饭了。”
“等一下,张良为什么睡在你的狗窝上!”
“呸,你才是狗。”
“啊信哥,不好意思回来太困了忍不住就睡着了。”
“没事的。”
“别不好意思,这狗窝给你睡是他的荣幸!”
“刘老四你是不是想打架。”
“哎呀今天的饭菜闻起来还行,张良快起来我们去吃饭吧~”
“信哥你别生他气,他就这样…”
韩信总觉得刘邦这个小老板对张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居心,住在同一屋檐下为什么待遇差这么多。
小老板拉着隔壁公司的实习员工开开心心去吃他做的晚饭了,天理何在。

“张良最近是不是实习期快到了呀?”刘老板的视线从白灼生菜移到茭白肉丝又移到小实习生的眼镜框。
“嗯,最近工作也越来越多了,一会儿还得再弄弄。”张良用生菜叶子夹着少许白饭塞进嘴里。
“啧啧啧,肯定是临走前再敲你们一笔廉价劳动力,现在的黑心老板都这样!”义愤填膺。
“夭寿啦黑心老板现身说法。”韩信漫不经心地拨开了刘邦伸向茭白的筷子。
“韩信你闭嘴。”筷子狠狠地插进了一块茭白。
“幼稚。”
“呵呵,不和无业游民一般见识。”刘邦嚼吧了几口茭白,想起被打断的话题,“所以张良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吗,要不要来我们公司,待遇从优价格公道服务好…”
“你的公司这是做大宝剑的吗。”
“韩信你,闭嘴。”
“嗯…谢谢刘哥好意,不过现在的老板有意留我,我应该会留下。其实大家对我都挺好的,最近公司遇到点问题,倒不是他们故意给我加工作量。唉…”
张良的筷子在饭碗里戳了两下,他很喜欢现在实习的地方,但是公司显然是遇到了很大的危机,最近办公室气氛越发凝重,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刘邦本来还想说两句,但是看到张良越发明显的黑眼圈,知道他最近忙得够呛也就不去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先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工作。”韩信拍了拍张良的后背,挑开刘邦的筷子给他夹了块肉。
“…………”刘老板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甚至仿佛在说我要开除你。


洗碗这种事情,当然也是不会轮流的。
韩信刷着碗,听到厨房外面电视机的声音,今天有恒大踢国安,中超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刘邦怎么乐此不疲地追着看。
“你电视声音小点,”韩信把最后一个碗擦干放进碗柜,“张良还要忙呢。”
“哦,有道理。韩爱卿终于说了句有用的。”在沙发上瘫成一团的刘邦懒洋洋地摁了两下遥控器,抬头看了看张良房间的方向。
“呵,让让。”韩信终于可以瘫一会儿了,踹开刘邦蹬乱了他绒毯的脚,愉悦+1。
“你还不打算找工作吗?”
“最近不找。”
“也对,谁家公司要你谁倒霉。”
“你懂个屁,能不能说句好的。”
“谁让你这么…这球!!唉没进。”
“…大哥你别踢我。”
“我踢死你。”
“刘老四你想变成刘老二吗?”
“行我错了看电视看电视。”

“哔哔——”终场哨声响起,早已意兴阑珊的韩信向刘邦投去了期待的目光——是不是可以换个台了?而后者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这一切——他睡着了。
忍住了抬脚就踹的冲动,韩信把这一切都归结于他的沙发床太舒服了所以大家都会在这里睡着。
说到底这本是两人合租的户型,韩信算是强行插进来的,没有多余的卧室便只能每天在沙发床上睡觉。他倒是觉得无妨,反正沙发床足够舒适也够大,再加上自己横竖付不出房租,能这么住着已经是好的不行了。
就是时不时会有人看电视时睡着在自己的地盘上,叫醒也不是放着也不是。遥控器在熟睡的刘邦手里握着,韩信无心观察他的睡颜,轻手轻脚地摸到电视机边摁掉了电源。

让你看中超,让你睡。
韩信对沙发上的人翻了个白眼,蹑手蹑脚地钻进了对方的房间,大方的往人床上一躺。
啊,舒服不如躺着,席梦思真好,席梦思万岁。

评论(5)
热度(70)
© 不用不CD|Powered by LOFTER